服务热线:  0898-66777101  66777103
 
旅游新闻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
导游沙龙 海口旅游 政务公开
   
办事指南 精彩图片 导游供需
导游查询 导游词 导游技巧
   
培训信息 网上课堂 资料下载
师资力量 考试系统 在线交流
      资料下载
五公祠:流放文化
来源: 作者: 时间:2013/8/17

一、古代刑法

五刑奴隶制五刑封建制五刑

奴隶制五刑:墨:先割破人面部,后涂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劓(音yi):即割鼻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刖(音yue):断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宫:又叫淫刑、腐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辟:即死刑。

封建制五刑:笞:笞打。笞分为五种等级:10、20、30、40、5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杖:分五等:60、70、80、90、100。击打部位是背、臀和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徒:强制犯人劳役。分五等:一年,一年半,两年,两年半,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流:将犯人流放到边远地区。隋代流刑分三等:一千里,一千五百里,二千里。  唐代各加一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死:隋唐后,死刑一般是两种:绞和斩。宋元明清还加上了凌迟。明清加枭首。

二、海南流放地

隋唐宋元时期,中央封建王朝把海南作为一个重要的贬谪、流放地区。

隋代

杨纶是隋代第一个被流放海南的官员。

杨纶,邵国公,隋文帝开皇十三年封为滕王。隋炀帝大业七年(611年),“亲征辽东,(杨)纶欲上表,请从军自效,为郡司所遏。未几,复徙朱崖。及天下大乱,为贼林仕弘所逼,携妻子,窜于儋耳。” 

唐代:崖州

      琼州

      儋州

      振州

      万安

崖州

曾任朗州刺史、平阳郡王敬晖被贬崖州司马,死于崖州。

曾任中书侍郎、平章事等职的韦执谊被贬为崖州司马,死于崖州。

曾任门下侍郎、同平章事等职的皇甫镈被贬为崖州司户。

曾任水部郎中、知制诰等职的刘崇鲁被贬为崖州司户。

曾任检校太保、左龙武统军等职的李彦威被贬为崖州司户同正。

曾任户部员外郎等职的李邕被贬为崖州舍城丞。

曾任中书舍人、御史中丞、兵部尚书、同平章事等职的李德裕被贬为崖州司户,死于崖州。

贬西都留守判官、左谏议大夫郑賨崖州司户,寻赐死。

崔薳不知近事,遂入右神策中尉奏之,帝怒,杖四十,流崖州。

河东监军王定远配流崖州,坐专杀也。

通州别驾崔河图,长流崖州,赐死,人士伤之。

崔元藻。德裕恶元藻持两端,奏贬崖州司户参军。

薛元龟。宣宗立,罢德裕,而元龟坐贬崖州司户参军。

阎朝隐。朝隐崖州,并参军事。

琼州

中散大夫、比部郎中、知制诰、柱国、赐紫金鱼袋杨知至为琼州司马。

曾任礼部尚书、兵部侍郎、同平章事等职,责授棣州刺史独孤损,琼州司户。

卢山都督思结归国,长流琼州。

振州

韩瑗,黄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三品,贬振州刺史。

崔元综,郑州新郑人。祖君肃,武德中为黄门侍郎、鸿胪卿。元综,天授初以鸾台侍郎、同凤阁鸾台平章事。性恪慎,坐政事堂,束带,终日不休偃,尤护细概。外若谨厚,而中刻薄。每受制鞫狱,必澡垢索疵,不入死不肯止,人畏鄙之。未几,坐事流振州,搢绅为庆。会赦还,除监察御史。迁蒲州刺史,致仕。善摄生,年九十余卒。

李昭德。昭德强干有父风,擢明经,累官御史中丞。永昌初,坐事贬振州陵水尉。

儋州

左金吾卫大将军、充左街使李敬伸儋州司户。

萧弘。配流儋州。

孝逸。则天以孝逸常有功,减死配徙儋州,寻卒。

方质。寻为酷吏周兴、来子珣所构,配流儋州,仍籍没其家。寻卒。神龙初雪免。

郑普思。时秘书员外监郑普思谋为妖逆,雍、岐二州妖党大发,瓌收普思系狱考讯之。帝乃配流普思于儋州,其党并诛。

宋代(27人)

丁谓:担任左仆射、太子少师、太子少保等职,贬崖州司户。

苏轼:贬琼州别驾。

李光:曾任吏部侍郎、参知政事等职,因与秦桧不合,谪至昌化军。

李纲:钦宗时授兵部侍郎、尚书右丞等职,贬海南万安军。

赵鼎:宋绍兴四年(1134年)任尚书右仆射兼知枢密院事,绍兴八年(1138年),因力主抗金与奸臣秦桧不和,被贬海南吉阳军。

胡铨:绍兴七年(1137年)任枢密院编修官,因坚持抗金,上书请斩秦桧等三人,遭秦桧迫害,谪吉阳军。

王珪,曾任左仆射、宰相,被贬为万安军司户参军。 

元朝

图帖睦儿:元文宗。

武宗次子,明宗之弟。

明代

明太祖朱元璋称海南为“奇甸”,取消了海南作为流放地。

朱元璋在《劳海南卫指挥敕》曰:“南溟浩瀚,中有奇甸数千里。”  

三、流放海南的印象

汉代

贾捐之建议汉王朝放弃海南时曰:海南岛

“颛颛独居一海之中,雾露气湿,多毒草蛇水土之害,人未见虏,战士自死。”

在隋唐人印象中,海南岛是一个遥远、炎热并充满瘴气的地方。

《隋书·地理志》曰:“自岭已南二十余郡,大率土地下湿,皆多瘴厉,人尤夭折。”

杨炎《流崖州至鬼门关作》:“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。崖州何处在,生度鬼门关。”

贾至《送南给事贬崖州》:“畴昔丹墀与凤池,即今相见两相悲。朱崖云梦三千里,欲别俱为恸哭时。” 

王维送一朋友到琼州任典尉而作《此乡多宝玉》:

“不择南州尉,高堂有老亲。

楼台重蜃气,邑里杂鲛人。

海暗三山雨,花阴五岭春。

此乡多宝玉,慎勿厌清贫”。

宋代瘴疠之地:

苏轼被贬海南时,心中充满恐惧,以为生还无望:

“并鬼门而东骛,浮瘴海以南迁”

“瘴疠交攻”

“魑魅逢迎于海上,宁许生还”。

宋太宗时,兵部尚书卢多逊被贬崖州

曾做过广州知府兼转运使的李符企图加害卢多逊,向宰相赵普建议:

“珠崖虽远在海中,而水土颇善。春州稍近,瘴气甚毒,至者必死,愿徙多逊处之。”

但赵普并没有答应。后来,李符也因罪被贬,赵普于是贬李符为春州(今广东阳春县)知府。李符至郡岁余卒,年五十九岁。

明代御史汪俊民言:琼州“山水峻恶,风气亦异,罹其瘴毒,鲜能全活。”

明代嘉靖年在儋州任官的顾岕曰:“儋耳孤悬海岛,非宦游者不能涉,涉必有鲸波之险,瘴疠之毒。”

《康熙陵水志·地理志》曰:海南“日色最毒,能裂人肌肤;瘴露又重,旦晚触之便生疾病。”

四、流放景观

1、五公祠

纪念被贬来唐、宋5位名臣,即:

唐代宰相李德裕

宋代宰相李纲、赵鼎,南宋抗金将领李光和胡铨。

李德裕与《望阙亭》

王谠《唐语林》卷七:“李卫公在珠崖郡,北亭谓之望阙亭。公每登临,未尝不北睇悲哽。”

遗址不存。

李德裕:787~850年,字文饶,出身于名门望族,宰相李吉甫之子。

李德裕少年好学,以父荫补校书郎。唐穆宗时擢为翰林学士,累迁中书舍人、御史中丞、兵部尚书、同平章事等。

后因朋党之争,先贬为以太子少保留守东都,唐宣宗大中元年(848年)秋,再贬为潮州司马,明年冬又贬潮州司户。

大中二年,李德裕自洛阳水路经江、淮赴潮州,同年冬天至潮阳。很快又贬为崖州司户。至大中三年正月,抵达珠崖郡,同年十二月卒,时年六十三。

李德裕在贬谪琼崖途中,一路愁肠满腹,心情郁闷,经过岭南时,触目是桄榔、椰树、红槿等,与中原景色迥异,更添惆怅。他在

   《谪岭南道中作》

岭水争分路转迷,桄榔椰叶暗蛮溪;

愁冲毒雾逢蛇草,畏落沙虫避燕泥。

五月畬田收火米,三更津吏报潮鸡;

不堪肠断思乡处,红槿花中越鸟啼。

崖州北边有望阙亭,李德裕经常到此登临,北望中原。

     《望阙亭》

独立江亭望帝京,鸟飞犹是半年程;

青山似欲留人住,百匝千遭绕郡城。

苏轼的海南流放之旅

宋哲宗绍圣初,苏轼接连遭到贬谪,先是贬至英州(今广东英德),还未抵达,又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,惠州安置。

在惠州三年,又贬为琼州别驾,昌化(今海南儋州中和镇)安置。

苏轼之所以贬谪海南:

据《鹤林玉露》记载是政敌的阴谋:“苏子瞻谪儋州,以“儋”与“瞻”字相近也。子由谪雷州,以“雷”字下有“田”字也。黄鲁直谪宜州,以“宜”字类“直”字也。此章子厚騃谑之意。”

当时有术士曰:‘儋字从立人,子瞻其尚能北归乎?’雷字雨在田上,承天之泽也,子由其未艾乎?宜字乃直字,有盖棺之义也,鲁直其不返乎?’后子瞻北归,至毗陵而卒。子由退老于颍,十余年乃终。鲁直竟卒于宜。”

  苏轼于宋哲宗绍圣四年(1097年)四月十七日接到诰命,贬为琼州别驾,在昌化军安置。时苏轼已年62岁,垂老投荒,瘴疠交攻,已无生还之望。

  苏轼把这次之旅称为“并鬼门而东骛,浮瘴海以南迁”,“魑魅逢迎于海上,宁许生还”(《苏轼集·到昌化军谢表》卷69),

  在给广州太守《与王仲敏书》中也曰:“某垂老投荒,无复生还之望,昨与长子迈诀,已处置后事矣。今到海南,首当作棺,次便作墓,乃留手疏与诸子,死则葬于海外------生不挈棺,死不扶柩,此亦东坡之家风也。”

  家人也把这次分离当成死别,“子孙恸哭于江边,已为死别”。

苏轼抱着绝望的心情出发的,一路上心情之悲凉可想而知。

  苏轼于四月十九日携幼子苏过从广东惠州起身,同年七月二日已至昌化军,途中经历了72天的时间。

  五月在途径广州梧州时,听到弟弟苏辙(子由)也被贬为化州别驾在雷州安置,时已到藤州(今广西藤县)。

  于是苏轼加紧赶路,希望能与弟弟相会。为向弟弟子由表明此刻的心情,特意赋诗以存证:“吾谪海南,子由雷州,被命即行,了不相知,至梧乃闻,其尚在藤也,旦夕当追及,作此诗示之”

诗中曰:

“九嶷联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。

 孤城吹角烟树里,落月未落江苍茫。

 幽人拊枕坐叹息,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
 江边父老能说子,白须红颊如君长。

 莫嫌琼雷隔云海,圣恩尚许遥相望。

 平生学道真实意,岂与穷达俱存亡。

 天其以我为箕子,要使此意留要荒。

 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。”

 (《苏轼诗集》卷二十四)

五月十一日,苏轼在藤州追上苏辙。两人就在道旁的小饭馆中买饭吃。

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载:“吕周辅言:东坡先生与黄门公南迁,相遇于梧、藤间。道旁有鬻汤饼者,共买食之,粗恶不可食,黄门置箸而叹,东坡已尽之矣。徐谓黄门曰:‘九三郎,尔尚欲咀嚼耶?’大笑而起。秦少游闻之曰:‘此先生饮酒但饮湿而已’。”

见到弟弟,苏轼的心情显然好多了。 

  苏轼兄弟相携而行,六月五日至雷州,郡守张逢和海康令陈谔在城外相迎。

  在雷州少作停留之后,八日,苏轼又继续前行,苏辙相送,张逢也派人相送徐闻递角场。九日抵达徐闻,徐闻令冯太钧迎接,并相携到两伏波庙中祈祷。

  刚刚相聚一个月的兄弟两人又即将分别,苏辙劝哥哥从此效仿陶渊明,隐居田园,远离官场;并劝苏轼以身体为重,戒酒以解痔疮之痛。

苏轼感其言,作《和陶止酒》诗赠别:

“时来与物逝,路穷非我止。

 与子各意行,同落百蛮里。

 萧然两别加,各携一樨子。

 子室有孟光,我室惟法喜。

 相逢山谷间,一月同卧起。

 茫茫海南北,粗亦足生理。

 劝我师渊明,力薄且为己。

 微屙坐杯酌,止酒则瘳矣。

 望道虽未济,隐约见津涘。

 从今东坡室,不立杜康祀。”

十一日,苏轼和苏辙在渡口依依惜别。

同日,苏轼渡过琼州海峡,在澄迈驿登岸。第二天,赴琼州府(今琼山府城),住在城北金粟庵,郡监黄宣义前来看望。 

洗心、浮粟泉

期间,闲暇无事,一日苏轼父子漫步至城东北处,发现有洗心、浮粟两泉,尝之,泉水味道甘甜,而且奇异的是,两处泉水距离虽然很近,但泉水味道不同。

苏轼将消息传出后,此后很多人来这里汲水。 

泂酌亭:苏轼居留儋州期间,新任琼州太守承仪郎陆公在两泉之上各盖一亭,分别命名为“临清亭”和“濯缨亭”。不久,又在两亭之前再建一亭,亭中树石碑,亲书“东坡双泉”四字,但亭未命名,以待苏轼来题。

元符三年(1100)六月,苏轼遇赦北归重过旧地,琼州太守承仪郎陆公请苏东坡为亭题名作诗,苏轼名之曰:“泂酌”,并作《泂酌亭》诗以记其事:

“    琼山郡东,众泉觱发,然皆冽而不食。丁丑岁六月,南迁过琼,始得双泉之甘于城之东北隅,以告其人,自是汲者常满。泉相去咫尺而异味。

      庚辰岁六月十七日,迁于合浦,复过之。太守承议郎陆公,求泉上之亭名与诗。名之曰泂酌,其诗曰:

 酌彼两泉,挹彼注兹。

 一瓶之中,有渑有淄。

 以瀹以烹,众咸莫齐。

 自江徂海,浩然无私。

 恺悌君子,江海是仪。

 既味吾泉,亦哜吾诗。”

在琼州府城停留十余日后,苏轼父子起程前往昌化军。

澄迈、儋州 

元符三年五月(1100年),苏轼接到朝廷诏令,以琼州别驾衔移廉州(今广西合浦县)安置。

六月十三日,苏轼宿澄迈,赵梦得儿子相访。苏轼留帖作别:

“轼将渡海,宿澄迈,承令子见访,知从者未归。又云,恐已到桂府。若果尔,庶几得于海康相遇;不尔,则未知后会之期也。区区无他祷,惟晚景宜倍万自爱耳。匆匆留此纸令子处,更下重封,不罪不罪。轼顿首,梦得秘校阁下。

(渡海帖,又名《致梦得秘校尺牍》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。

在苏轼居儋期间,赵梦得对他多有帮助,曾为苏轼奔走中州探望家属,据南宋周必大《二老堂诗话》:

“广西有赵梦得,处于海上,东坡谪儋耳时,为致中州家问。坡尝题其澄迈所居二亭:曰清斯,曰舞琴。仍录陶渊明、杜子美诗,及旧作数十纸与之。梦得以绫绢求,东坡答云:‘币帛不为服章,而以书字,上帝所禁。’

苏轼随后前往琼州府告别。 

元符三年(1100年)六月,苏轼离开儋州渡海北归,在澄迈县通潮阁登船。在等船的短暂时间里,苏轼回想在海南三年的时间,感慨万千。苏轼《澄迈驿通潮阁》:

其一:

倦客愁闻归路遥,眼明飞阁俯长桥。

贪看白鹭横秋浦,不觉青林没晚潮。

其二:

余生欲老海南村,帝遣巫阳招我魂。

杳杳天低鹘没处,青山一发是中原。

苏东坡遇赦,由澄迈渡海北归,在渡海途中,远眺渐渐远去的海南岛,感慨万分,写下了这首诗。

《六月二十日夜渡海》:

参横斗转欲三更,苦雨终风也解晴。

云散月明谁点缀,天容海色本澄清。

空余鲁叟乘槎意,粗识轩辕奏乐声。

九死南荒吾不恨,兹游奇绝冠平生。 

秦观《答傅彬老简》:

“苏氏之道最深于性命自得之际,其次则器足以任重,识足以致远,至于议论文章,乃其与世周旋,至粗者也。”(《淮海集》卷三十)

韦执谊墓:

韦执谊出身于官宦世家,据史料记载,韦执谊“幼有才”,“年逾冠入翰林为学士”,但也善媚,得到唐德宗的宠幸。

唐顺宗时,受王叔文的荐引任尚书左丞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参与王叔文、王伾、柳宗元、刘禹锡等人的政治改革,结果失败,永贞元年(公元805年)受牵连流放崖州,最后死在崖州。

韦执谊在没有任职时就非常忌讳岭南州县。

据《新唐书·韦执谊列传》记载:

“始未显时,不喜人言岭南州县。既为郎,尝诣职方观图,至岭南辄瞑目,命左右彻去。及为相,所坐堂有图,不就省。既易旬,试观之,崖州图也,以为不祥,恶之。果贬死。”(《新唐书·韦执谊列传》卷168)

李纲

1083∽1140,字伯纪,绍武(今属福建)人。

宋徽宗政和二年(1112)进士。历官太常少卿。钦宗时,授兵部侍郎、尚书右丞。靖康元年(1126)金兵侵汴京时,任京城四壁守御使,团结军民,击退金兵。但不久即被投降派所排斥。高宗即位初,一度起用为相,曾力图革新内政,仅七十五天即遭罢免。绍兴二年(1132),复起用为湖南宣抚使兼知潭州,不久,又流放到海南岛万安军。直到建炎三年(1129)才获自由。多次上疏,陈抗金大计,均未被采纳。后抑郁而死。

著有《梁溪先生文集》、《靖康传信录》、《梁溪词》等。 

南渡次琼管

李 纲

南渡次琼管,江山风物,与海外不殊。民居皆在槟榔木间,黎人出世交易,蛮衣椎髻,语言兜离,不可晓也。因询万安,相去尤五百里,僻陋尤甚。黄茅中草屋二百余家,资生之具,一切无有。道繇生黎峒山,往往剽劫。行者必自文昌泛海,得风便三日可达。艰难至此,不无慨然。赋诗二篇,纪风土、志怀抱也。

琼ICP备10200636号
版权所有:海口阳光旅游技能培训中心 海口市阳光导游服务管理中心  地址:海口市滨海大道47号城建大楼六楼
由海口旅游信息管理中心维护  服务热线:66777101/66777103 邮箱:31356011@163.com 旅游投诉电话:0898-66250780